高温下:南宫308国道施工现场

0 评论
查看原图
  7月12日中午时分,烈日当头。
 
  这是位于南宫市城区北部不远处的一处路桥工地,项目全称“G308国道冀鲁界至南宫段改建四合同工程”。工人们往来忙碌,现场热火朝天。火辣辣的阳光炙烤着大地,刚铺的沥青路面热浪蒸腾,一阵风吹来,热气扑面,熏得人睁不开眼。
 
  据悉,该工程路线全长19.66公里,途经大高村、大屯、南宫高开区、北胡四个乡镇涉及20个村落,主线标准路基采用一级公路标准双向四车道,设计宽度27米,设计车速100公里/每小时,计划今年10月份完工。
 
  筑路工人冒着高温进行摊铺沥青作业。
 
  12日10时许,太阳高照,气温升高,施工现场的很多人除了必要的保护装备,头上还裹着毛巾,作遮阳擦汗之用。因为长时间的露天暴晒,很多工人的脸和手臂被晒得黝黑。记者注意到,其中一位工人将毛巾拧了几把,浸透的汗水就流了下来。
 
  总公司送来的清凉慰问品装满整整一个小货车,整包整包的矿泉水、整袋整袋的绿豆,还有藿香正气水之类的防暑物品。一声招呼,大家将慰问品卸下,喝几口水,擦擦脸上的汗珠,简单寒暄几句,工人们便又走上工地。
 
  酷热难耐,汗水湿透了每一个人的上衣。施工用的工具把柄都开始烫手,他们戴着手套,还能握紧。张申昌、王延斌两位施工工长跑前跑后,不仅要测量路面温度,查看路面平整度,还要检查前方待铺路面情况,同时还要协调沥青拌和料等事宜。
 
  压路机刚将热腾腾的沥青路面轧平,工长王延斌手持仪器测试地面温度,张申昌站在一旁认真记录:160℃!
 
  王延斌告诉记者:“铺路时,沥青拌和料的温度越高越好。按铺路的操作规程,压路机刚压平的沥青路面温度必须在160℃以上。”
 
  时至12时,吃饭时间到了。压路机仍在往来作业,王延斌等人端着盒饭,借着一处树荫开始吃饭,“每天都是这样……”他脱下布鞋,指着脚底的一个水泡说,“看到了吧,被路面烫的,免不了的事儿。”
 
  越是高温越能出活儿
 
  路面温度达160℃以上。
 
  不只是施工工长们,现场的每一个工种都不轻松,有一部分工种,因其特殊性,即使是烈日当头,也要坚守。作为摊铺机机手,不怕凛冽的寒冬,怕的是炎炎的夏日。夏日的高温天气,其实是沥青摊铺的好时机,但是这却让机手受了罪了。
 
  据了解,沥青拌和料出料之初,温度能在190℃左右,运抵施工现场,温度会有所衰减,但也在165℃上下。
 
  记者在现场注意到,每台摊铺机配备两名机手,机器上四周通透,犹如在火炉中烘烤。放料、停料,约以每分钟三四米的速度前行摊铺。此外,还有一人站在摊铺机前侧仔细检查沥青铺设情况,尽管酷热裹身,仍需一丝不苟。
 
  黑亮的沥青与地面一接触,刺啦刺啦地冒出白烟。路面沥青摊铺工人都是长袖、长裤、草帽捂得严严实实。一辆装有滚烫沥青的自动摊铺机将沥青铺在路面上,摊铺工人围绕两侧,给机器摊铺不均的路面进一步填补,同时修整沥青边线。记者刚一踏上新铺的沥青路面,一股热流直从脚底窜入,周遭热浪翻滚,紧随摊铺机后面的钢轮压路机,往来碾压,路面被压实、平整。
 
  “摊铺沥青就要趁热,温度低了,就容易产生疙瘩,影响道路平整。”张申昌说,他的鞋底常被粘上厚厚一层沥青,“每隔几天就会烫坏一双鞋”。
 
  为筑路工人点赞
 
  我跟着邢台路桥建设总公司的“送清凉”慰问小组,行走在每一个筑路搭桥的建设工地,亲眼看见筑路工人冒着烈日奋战的场面,工人们秩序井然,开车的、送料的、混凝土搅拌的,等等。这些忙碌穿梭的景象交织在巨大的热浪中,形成一首首动听的交响曲。
 
  顶着烈日,耐着高温,处处都像一个大蒸笼,他们没处躲,也不可能躲,那些被晒得发烫的钢筋、水泥等材料不仅烫手,还散发着热气,感觉整个人都是发烫的,他们在付出自己的劳动,挥汗如雨!
 
  他们的工作是为了生计,但同时,他们更是在为社会经济的发展贡献着自己的力量。在这个四通八达的城市,每一条道路,每一座桥梁,都是由一个个我们不容易注意到的筑路工人辛苦修建而来。当我们沿着平整的路面驱车远方,心里要记得这些默默付出的人。在往后的日子里,如果与他们相遇,希望能报以微笑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南宫 国道 高温 施工 夏季

来源:邢台信息港
发布者:0319hot 分享到: